<i id="xfrhv"></i>
    <address id="xfrhv"></address>
    <noframes id="xfrhv">
      <form id="xfrhv"><nobr id="xfrhv"><progress id="xfrhv"></progress></nobr></form>

        注冊

        昔日私募一哥徐翔今日出獄 妻子不去接他?資產處置未完成 還能東山再起?

        2021-07-09 10:16:11 時代財經 

        昔日私募一哥徐翔今日出獄,妻子不去接他?資產處置未完成,還能東山再起?

        時代周報

        按青島中院的判決,“私募一哥”徐翔將于2021年7月9日刑滿出獄。

        7月8日晚,有知情人士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,徐翔妻子應瑩證實了這一消息,并表示不會去接他。

        即便遠離A股數年,徐翔仍是資管行業內的話題人物。重獲自由之后,他能否在投資圈東山再起,業內議論紛紛。

        出獄引發熱議

        不少人將徐翔的出獄,與黃光裕相比。黃光裕出獄后的指點江山,似乎是一個可以參照的樣本。

        一名資深業內人士告訴時代周報記者,從入獄之前所在行業的江湖地位來看,二人確實有可比之處。兩人都是出身草根,在事業如日中天之時鋃鐺入獄。不過,兩個人入獄后處境大不相同,國美在黃光裕入獄之后,仍保住了基本盤,但徐翔的諸多產業,目前仍未完成甄別。

        作為商界傳奇的黃光裕,2008年11月入獄。法庭判決顯示,黃光裕因非法經營罪、內幕交易罪、單位行賄罪,三罪并罰,被判有期徒刑14年,罰金6億元,沒收財產2億元。

        作為國美的締造者和掌舵者,黃光裕入獄后,國美也曾有一段混亂期。始于2010年5月的“黃陳之爭”,一度給外界風雨飄搖的感覺。不久后,這場風波即以黃光裕妻子杜鵑全面掌控國美而告終。

        “私募一哥”徐翔于2015年11月在寧波杭州灣跨海大橋上被司法部門帶走,自此澤熙的神話破滅。

        2017年1月,徐翔操縱證券市場案在青島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宣判,徐翔被判處有期徒刑五年六個月,沒收93.37億元的違法所得,并處罰款110億元。徐翔在截止日前放棄了上訴,判決生效。

        與黃光裕案宣判后,未在罰金方面過多糾纏不同,徐翔案的財產甄別進展緩慢。對一審判決,徐翔父母曾公開表示對所確定的違法所得不太認可。

        他們提出,涉案的71億元非法所得中,有超過10億元系投資人購買澤熙系列信托產品的投資盈利,相關投資人已贖回并獲利了結,不應從徐翔及其家人名下的資產中進行扣繳。

        此外,徐翔家人還提出,應當依法甄別徐翔與應瑩的夫妻共同財產、徐翔父母的合法財產,不能將徐翔的罰金從徐翔妻子以及父母應得的、合法的財產中執行。

        徐翔父母還對外宣稱,之所以質疑一審判決的違法所得認定,是因為徐翔未獲減刑。

        時代周報記者了解到,根據律師判斷,主要是因為徐翔的罰金未交足而影響了減刑,但徐翔父母則認為,徐翔相關的所有資產都被凍結或查封,已無錢交罰金。

        2019年3月,應瑩向上海市黃浦區人民法院提起四點訴訟請求,包括判令應瑩和徐翔離婚,雙方所生之子由應瑩撫養,請求依法分割夫妻共同財產,訴訟費由徐翔承擔。因牽涉財產分割等敏感事項,外界人士故稱這場離婚為“技術性離婚”。

        徐翔案的罰款加上沒收非法所得,金額高達203.37億元,這創下了中國資本市場個人罰單之最。更為市場熱議的是,徐翔被指有繳清罰款的能力。

        應瑩曾表示,“對于現有被查封的資產,我只能說一個大概的數字,我這邊也沒有明確的數字,而且股價也一直在變化,查封的時候我們家的資產在200億出頭!

        迄今為止,徐翔案牽涉的一些上市公司股權仍處凍結狀態,但大多在其父母名下。

        據時代周報記者梳理,徐翔父母鄭素貞、徐柏良以及兩人控股的瑞麗金澤等公司仍是大恒科技(600288,股吧)(600288.SH)、文峰股份(601010,股吧)(601010.SH)、寧波中百(600857,股吧)(維權)(600857.SH)、退市金鈺,以及華麗家族(600503,股吧)(600503.SH)的主要股東。

        此后,伴隨著“案中案”的宣判,徐翔的一些操作手法亦被公之于眾。

        比如,徐翔曾與文峰股份原董事長徐長江合謀,讓文峰股份一度飆漲451.6%。此后,徐長江通過大宗交易減持,套現67.617億元。徐翔負責二級市場股價并接盤部分大宗交易股票,徐長江方面則發布股權轉讓、高送轉等利好信息予以配合。

        投資生涯能否繼續?

        徐翔今年不過才43歲,但在A股市場卻已摸爬滾打了20余年。出獄后,徐翔能否東山再起,成為業界津津樂道的一個話題。

        從私募基金角度來說,徐翔的職業生涯或已終結。

        中基協的一份紀律處分書顯示,澤熙投資的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記已被撤銷,徐翔、鄭素貞通過認定方式取得的基金從業資格也被取消,徐翔還被列入黑名單并予以公開譴責。對于強調合規,監管日益嚴苛的資管行業來說,徐翔無疑已難有翻身機會。

        值得一提的是,徐翔并未受到“市場禁入”的行政處罰。這也讓人對徐翔的投資生涯是否能夠繼續產生好奇。

        一名徐翔舊部和時代周報記者提及徐翔時,仍頗為尊敬,認為他是A股市場最出色的交易者。

        不僅舊部沒有忘記他,近年,A股江湖也一直有徐翔的“傳說”,尤其是關于其記錄的交易筆記讓外界津津樂道。

        應瑩曾在公開場合提及,徐翔對于過往的交易一直有一些總結筆記,打算以后交給兒子。

        不過,也有人認為徐翔的投資生涯已經結束。

        “現在的徐翔,還是2015年之前的那個徐翔么?不要小看幾年牢獄生涯對人的改變!7月8日,有私募人士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,徐翔身上的光環,部分與股價操縱有關,但這些方式方法現在已經“見光死”。換言之,若所有交易行為都合法合規,徐翔的業績未必耀眼。

        A股市場也確實難以回到2015年以前的狀態。有一個特別的參照系,是徐翔的表哥馬信琪。

        兩人早期的人生軌跡頗為類似:一起開出租,一起賣掉出租車炒股發家,兩人甚至炒股手法也頗為類似。還有一些細節有共通之處:比如,徐翔持股最多的“馬甲”,是他的母親鄭素貞。而馬信琪也用母親鄭素娥的賬戶,后者名字多次現身于上市公司前十大股東。

        徐翔被調查之時,作為徐翔進入股市“領路人”的馬信琪也跟著“翻車”。

        2015年9月11日,因涉嫌操縱“暴風科技”股票價格,中國證監會對馬信琪作出行政處罰:沒收違法所得441169.11元,并處以1323507.33元罰款。

        這次行政處罰,亦將“寧波敢死隊”的操作手法曝光。

        據證監會披露的信息,馬信琪利用大資金、超量大單,通過頻繁撤單,吸引買盤進入后再掛單出貨。

        此前,市場一度在徐翔出獄臨近的熱議下炒作過徐翔概念股,但近日來,寧波中百等個股并未出現明顯異動,走勢平淡。

        (責任編輯:趙艷萍 HF094)
        看全文
       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
        提 交還可輸入500

        最新評論

       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

        推薦閱讀

       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

        【免責聲明】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,與和訊網無關。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、觀點判斷保持中立,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、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。請讀者僅作參考,并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。

        国产好大好硬好爽免费视频,国产免费破外女出血视频,国产男小鲜肉同志免费